梁诚使六国弱国有外交 后人回广州黄埔村寻根
2012-2-5 12:37:52 今日广东
 
       

在梁诚离开黄埔村赴美求学136年后,他的后人梁嘉邦远渡重洋回到这个位于广州河南的小村寻根,重踏曾祖父生活过的故土。梁诚,作为晚清公派美国留学群体的一份子,曾担任过清政府驻外的六国公使,被中山大学教授梁碧莹誉为“一个让弱国外交闪光的中国人”。

2011年11月1日下午3时多,穿过黄埔村的牌坊,踏上一条麻石路,从加拿大回来的梁嘉邦迈进了曾祖父梁诚出生的村庄。牌坊上,一条醒目的红色横幅表达着家乡人的欢迎:“热烈欢迎梁诚后人回家乡探亲。”“解放60多年来,除了节日,从未试过如此隆重。”76岁的梁氏长老梁嘉和说。梁嘉和是梁诚旁系的曾孙辈,与梁嘉邦同属于“嘉”字辈。

当天,除了燃鞭庆贺,黄埔村还安排了小学生仪仗队吹号打鼓迎接,并用村里新购不久的电瓶车将一行人拉至晃亭梁公祠。

晃亭梁公祠供奉的是梁诚的曾祖父梁国炽。梁嘉邦入祠拜祭祖先后,梁嘉和代表梁氏族人向梁嘉邦送上了一套祖宗山坟的影像资料以及一套新装订的族谱复制件。

现年56岁的梁嘉邦出生在香港,移民加拿大已经有42年。在黄埔村,目前算得上梁嘉邦至亲的,还有梁诚弟弟的儿子梁汉初,老人已经九十余岁。此外,梁诚大哥的后代还有两人仍住在村内。这些亲人,梁嘉邦都一一拜访。

梁嘉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只是近十年才开始收集、研究有关曾祖父梁诚的书籍、文件,“我很羡慕太爷,他能为国家做不少有意义的事。而且,他在美国也有一定名声,他就读的马萨诸塞州的菲力学院有一面世界地图墙,右下角有近20幅最出名学生的照片,太爷的照片也在上面。”

在梁嘉邦回村寻根期间,广州市社科联、广州华侨研究会、海珠区委宣传部、海珠区外侨办和海珠区文广新局联合举办了纪念梁诚座谈会。座谈会后,有关方面陪同梁嘉邦一行参观了广州的陈家祠、新荔枝湾涌等文化景点。

在座谈会上,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梁碧莹等学者认为,黄埔村应该建梁诚纪念馆,以保存、发扬这位晚清爱国外交家的功绩,让动荡飘摇的近代中国史浓缩在一个为华侨利益据理力争的黄埔人身上。梁诚生于1864年,按梁氏族谱属“肇”字辈,族名肇旭。1875年,未满12岁的梁诚由时任顺天府尹的族兄梁肇煌推荐保举赴美留学。1886年,梁诚随张荫桓赴美,从此开始了他的外交官生涯。1902,他被清政府委任为出使美国钦差大臣,兼任出使日斯巴尼亚(西班牙)、墨西哥、秘鲁、古巴钦差大臣,1910年又任出使德国钦差大臣。

慈禧太后70大寿时,曾亲书一“寿”字大轴赐与梁诚。据梁嘉和介绍,这个“寿”字还引发了梁诚后人取名排字的改变。原来,按照族谱排字,梁诚的孙辈本应是“广”字辈,得了慈禧赏赐的“寿”字后,梁诚孙辈的排字就从“广”改为“寿”,所以,梁嘉邦的父亲就得名寿康。

另外,梁嘉和还介绍,梁氏是从南雄珠玑巷迁入珠江三角洲的,明初其中一支迁至黄埔村,至今600余年。梁诚是黄埔村梁氏第十七代,梁嘉邦是第二十代。

热心世交促成寻根之旅

此次梁嘉邦的黄埔之行,是梁诚后人首次回村寻根。而其所以能够成行,一位名叫钟仁国的先生从中穿针引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据黄埔村长老梁嘉和介绍,钟仁国当天陪梁氏一行回村寻根,而此前几个月,钟已经到过黄埔村打前站。

据了解,钟氏与梁氏的渊源起于钟仁国的爷爷钟文耀和梁诚的交往。钟文耀曾是梁诚的部下,在梁诚出任驻美公使期间,被提为参赞。后来,钟文耀又被派到菲律宾马尼拉任总领事。出于两家的渊源,钟仁国一直致力于在世界各地收集梁诚的资料,此次,又促成了梁嘉邦的黄埔寻根之旅。

不为人知的是,其实在20多年前,梁诚的后人亦曾有意寻根,却因为没找到黄埔村这个地方,而未能如愿。

据广州华声杂志社行政总监陈耿凡女士介绍,20多年前,梁诚后人找到广东省有关方面,提出寻根的意愿。当时,有关方面就联系了广州市黄埔区,黄埔区经查找后,未找到黄埔村。“很多人都以为黄埔村在黄埔区,其实是在海珠区,”陈耿凡说,等海珠区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事情也就搁置下来。

说起梁嘉邦的寻根之旅,陈耿凡说,这件事已经前前后后筹划了四五年了,而最初就是钟仁国打电话到广州市侨办提出梁嘉邦想到黄埔村看看。“当时接电话的恰好就是我。”陈耿凡说。

陈耿凡从公务职位退休后转向现在的工作,此前曾是广州市侨办文宣处的负责人。她介绍,20多年来广州市侨办都一直着力跟进黄埔村的保护、开发和利用,并曾派专家驻村挖掘历史资料,所以他们对黄埔村非常了解。也正因如此,钟仁国的电话一来,两方面就一拍即合,“我们当即请钟仁国转告梁嘉邦:欢迎回来。”

从一通电话到真正成行,前后居然花了四五年。陈耿凡说,这其间的原因可能是梁嘉邦出于自身的考虑,具体也不太清楚。直到今年,梁嘉邦才下定决心,带着母亲、婶婶等几位亲友,达成了寻根的心愿。

采访中,多位受访者都称赞钟仁国“很热心”,而钟仁国亦将手上搜集到的一批关于梁诚的文字图片资料移交给海珠区文博中心。

“清华之父”

力争庚子退款

1878年,梁诚入读马萨诸塞州菲力学院。后来,因为清朝政府提前停止留美幼童计划,梁诚不得不回国。

据资料记载,梁诚回国后,因为精通外语,被安排在清政府的外交系统任事。1885年,他随张荫桓出使驻美国、西班牙、秘鲁使馆任馆员,后升为参赞,在向美国政府交涉“限制华工入境”案中,表现出卓越的外交才能。

1900年庚子事变,八国联军侵华。中国战败后,梁诚以首席随员身份随醇亲王载沣依约赴德。德国人为了报德使克林德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杀之怨,有意侮辱清使,要求载沣向德皇行跪拜礼。梁诚据理力争,反复交涉,改以鞠躬礼代替,得以维护了国家的起码尊严。

1901年,清政府被迫签订《辛丑条约》求和。在出使美国过程中,梁诚闻美国外长海约翰无意间说出“赔款原属过多”的话,于是抓住时机,同美国政府协商,又驰报清政府,建议全力向美国交涉退还过多的赔款。1907年,梁诚利用参加洁姆司博览会的机会,面见美国总统罗斯福,向其提出退款要求,结果得到了罗斯福的应允。

在办理退款交涉中,梁诚深感落后必然挨打的痛苦,同时更担心退款被国内的贪官污吏中饱私囊,因而上奏朝廷建议只能用作“设学游学”之用。

经过梁诚与美国政府的反复谈判,核实退款金额,美国终于退回多收的2792万美元。

清政府则利用此款于1909年设立游美学务处,派遣学生赴美留学,并于1911年设立清华留美预科学校。该校后于1928年更名为清华大学,成为中国迄今最著名的高等学府之一。梁诚也因此举被尊为“清华之父”。

专家建议设立梁诚纪念馆

梁嘉邦拜祭先祖的祠堂———晃亭梁公祠(见上图)位于黄埔村荣西里口的右边,2002年已被列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祠堂是一座三间两进的建筑,祠内雕饰精美,建于清嘉庆九年(1804年),祠内挂有“师俭堂”的牌匾。对于“师俭”二字,祠门口的一幅对联有很好的解释:“处世有良规刚柔并济,治家无别法勤俭交持”。

晃亭梁公祠供奉的是梁诚的曾祖父梁国炽。据了解,梁国炽曾在美国做生意,后因引进天花疫苗有功,救百姓于顽疫,被清廷加封“奉直大夫”,死后葬在广州白云山。其墓已于2005年被公布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目前,晃亭梁公祠出租给一位梁姓书画家作为展厅之用。同时,黄埔华侨港澳同乡联谊会会所亦设立在此。在“纪念梁诚座谈会”上,不少专家呼吁,关于梁诚的资料有很多,应该展示出来,否则很可惜。学者建议,可以在晃亭梁公祠内专门辟出一地来设立梁诚纪念馆。

据了解,目前该建议仍未进入立项,暂时未有实质规划。

梁诚为爱侨护侨典范

“梁诚是一个让弱国外交闪光的中国人”,广州华声杂志社社长林干介绍。在而在去年11月1日举办的“纪念梁诚座谈会”上,中山大学教授梁碧莹的发言,正是以此为题。

林干多年来致力于黄埔村的人文历史研究,在他看来,梁诚是一个具有家国情怀的人,包括“维护主权”的“国情怀”,“爱侨护侨”的“家情怀”。

梁诚在任驻美公使期间,对在美国的华侨爱护有加。林干介绍,“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无数华人遇难,梁诚即电驰海内外募款助赈,并亲临该埠,派人搭建简易棚子,还把一些妇孺送回中国。”而梁诚的作为亦影响了后来的中国外交家。林干说,“顾维钧首赴美国时,就发现当地侨胞对梁诚非常尊重,这对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辛亥革命期间,梁诚正出任驻德公使,当时很多留学德国的学生都受到梁诚的接济。在资金实在紧张的时候,梁诚还将使馆的房产抵押给德意志银行,所贷的款项统统用来资助留学生。“他的作为实实在在地减少了国内政治动荡对海外留学生的影响。”林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