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台南延平郡王祠
2011-1-5 7:43:48 郑剑文 东南早报
 

        初夏的台湾比我想象中热情。我们刚从桃园机场走下飞机,那如火的热浪便拥我入怀,那热辣的海风便牵我衣袖,即便路边的花儿也把缤纷的色彩铺陈得十分热闹,这一切似乎都在欢迎我们这群跨海而来的客人。

        在岛上的那些日子,我的心情如那晴热的艳阳持续高温。是的,我是应该感动的。从金门岛到赤嵌城、从安平古堡到延平郡王祠,接待方的盛情款待让我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沿途的所见所闻也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作为郑氏后人,有关郑成功的传奇故事更是让我引以为傲。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踏上台湾岛,但所到之处似乎并不感到陌生,这或许是因我常神游这个地方的缘故吧。

        那天,走进台南延平郡王祠已是午后,这是官方祭祀郑成功的场所。此处古木参天、青瓦朱墙,那宫殿式的古建筑蔚为大观。我在参观的人流中穿梭着,我的思绪也在岁月的烟云中穿越着。明郑政权归顺清廷后,康熙为削弱郑氏势力,勒令郑成功直系亲属随军移居京城。在清王朝的重重屋檐下,归顺清廷的郑克及其族人只能隐忍而低调地过日子。不知是郑成功对前朝的忠烈感动了皇帝,还是皇帝要趁此展示他的宽宏大量,延平郡王祠落成时,康熙帝特地写了副对联:“四镇多贰心,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站在历史的高度,不褒不贬地评价了一个曾想反清复明的前朝遗臣,也确实体现了一代君王的非凡气度。这副对联如今也镌刻在故乡石井延平郡王祠大殿的石柱上,为庄严的祠堂添上了绚丽的一笔。

 

        在台南延平郡王祠管理处,我拿出那本发黄的族谱,希望能找到有关郑氏后人在台湾的线索,这也是此行的最大心愿。翻开族谱,本宗族人自郑芝龙、郑成功始就陆续移居台湾,落脚处大多在台南。只是经过几个世纪的岁月淘洗,早已物是人非了。那天在两岸族谱交流展览现场,我守在那本凝聚着家族几代人渊源关系的族谱前,期待着奇迹的发生。然而,很多人翻阅之后便嘘叹着离去,我是背着族谱过海峡的,看来也只能背着一份遗憾过海峡了。在郑成功神像前,我虔诚地点燃了三炷香,为了我的先祖,也为了一个未酬的心愿。

        走出延平郡王祠,斜阳如血,海风习习。有几段熟悉的旋律从深巷中飘来:“有几间厝,用砖仔砌,看起来普通普通,时常出现我的梦中,彼就是我的故乡……”这是闽南语歌曲《故乡》的歌词,歌声带着几分怀旧,又有几分感伤,而我却听出了有几分亲切,那似乎是一个离散多年的游子在倾诉。在某些时候,族谱往往是回家的船票,我不知道歌唱者是否也丢弃了那张船票。我突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是啊!故乡是永远值得怀念的,那种出砖入石的闽南古厝是游子魂牵梦绕的所在。

版权归刘佑平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京ICP备05034679号-1
留言板,E-MAIL:lypboy@ourhappyland.net.
建议使用IE4.0以上和800*600屏幕显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