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衡阳拟拆除周敦颐爱莲堂 周恩来曾手书牌
2010-11-16 17:09:40 李俊杰 法制周报
 
听说“爱莲堂”将面临拆迁,柘里村的周氏后裔都感到很痛心。 
听说“爱莲堂”将面临拆迁,柘里村的周氏后裔都感到很痛心。

  1月13日下午,衡阳市华新开发区柘里村。

  几只鸭子在浑浊的水中游来游去。不远处的工地上,传来轰鸣的马达声,两根塑料水管口不断地喷射出污秽的泥浆水,汇集到池塘中。

  推土机的大举进发,房产商业开发已让这个市郊的村落格局悄然改变。

  而与池塘近在咫尺的,是北宋哲学家、学术界公认的理学派开山鼻祖周敦颐的祭祠“爱莲堂”。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雅丽端庄、清幽玉洁的莲花,曾是周敦颐一生的最爱,自此莲池名震遐迩。这篇绝世名篇也被收录到初中语文的课本中。

  文如其人。资料记载称,周敦颐一生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黄庭坚称赞他“人品甚高”,如“光风霁月”。

  而今,遍布的水葫芦成了这片水域中任意肆虐的唯一的水生植物。那圣洁的莲花早已不复存在。

  在经济利益及商业开发的双重驱动下,这处原本充满了郁郁生机的市郊,俨然成了政府GDP一个新的增长点,亦是众多房产开发商掘金的必争之地。

  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未来,这里将成为衡阳市的新地标。依据政府部门拟定的规划设计,“爱莲堂”的命运由此转折——一条宽阔的马路将横穿祠堂而过,祠堂则易地重建。

  将被商品楼吞噬的“爱莲堂”

  “要不是我守在这里,爱莲堂早就被拆除了。”75岁的柘里村村民谢倍凤情绪有些激动地说。

  谢推开房屋后门,目光所向之处是光秃秃的黄色沙堆。挖土机刺耳的机器作业声像针一样,锥在谢的心头,“再过一段时日,或许爱莲堂就不存在了”。

  记者从多方打听探知,“爱莲堂”所在之处已被规划成一条宽阔的马路,周边拔地而起的一幢幢商品住宅楼伫立在道路两旁。城市新地标正在形成。

  对谢倍凤而言,“爱莲堂”于她有着特殊意义与情感——当年经济拮据时,曾栖身于爱莲堂两侧的厢房中,生下了6个孩子。

  谢的儿子周忠杰说,在他儿时的记忆中,“爱莲堂”是个风景怡人的地方,后山上郁郁葱葱,总能看见成群结队的鸟儿。堂前的水塘中,种满了莲花。水清的时候,还可以看见鱼。

  年长周忠杰2岁的哥哥周忠豪听说“爱莲堂”将面临拆迁,他长叹一口气说:“在爱莲堂成长的儿时回忆,总让人无限怀念。”

  2010年1月15日,一位名叫“落霞”的网友在某论坛上贴出了大量“爱莲堂”的照片,并惊叹于当天的所见所闻:“镜头所指,成群的飞鸟在屋顶盘旋,我惊奇万分,开发区如火如荼的机器轰鸣,一座座准摩天楼拔地而起,这里居然有如此之多的大型鸟类在头顶盘旋,怎能不感到惊奇?”

  几个月后,当网友们再次踏入这片土地时,他们发现,一切都在城市化进程中消失殆尽。紧依在爱莲堂后面的群山,再也看不到鸟儿盘旋的踪影了。

  当地某报在撰写一篇楼市软文时,“一代大儒周敦颐的‘爱莲堂’”被列于文章中,对外宣传。在记者走访中,人们直言不讳地指出:“这里将是衡阳未来的富人区。”

  在经济利益面前,没人会去在意那个角落里不起眼的“爱莲堂”。

  “保护爱莲堂已刻不容缓”

  据史料记载,宋时,这里四周群山环绕,山峦重叠,绿树成阴,屋前有宽阔塘面大片荷花,晨露凝珠荷叶上,阳光下随风舞动晶莹剔透招人喜爱,是衡邵驿道西入衡州第一景。周敦颐在衡阳期间,每年夏天都来此避暑读书消闲。

  事实上,在2007年之前,坐落在衡阳市郊华新开发区柘里村的“爱莲堂”,一直未被重视,只当作是周氏家族用来祭祀先人的普通祠堂。

  2007年6月,周恩来总理的堂侄、原扬州市老干局局长周华瑞来衡阳“爱莲堂”祭祖时,随携周总理手书“爱莲堂”郑重制匾悬挂。2009年11月24日,道县濂溪故里为建周子衣冠冢,特派专人专车来衡阳“爱莲堂”奉取“灵土”。

  有了这一重大发现,衡阳市为此特意成立了“周敦颐郑向在衡史迹考”课题组。由衡阳市社科规划办立项专题研究。研究成果表明:衡阳是周敦颐的第二故乡。

  在清理家族族谱时,今年65岁的衡阳市物价局原物价检查所所长周安林发现,他竟然是周敦颐的第二十八代后裔,他也是湖湘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周敦颐郑向在衡史迹考”课题组成员之一。

  周安林表示,“爱莲堂”至今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十分珍贵,是研究周敦颐思想不可多得的实物遗迹,但现在,随着城市的不断开发,“爱莲堂”已经被现代建筑所包围,面临消逝的危险,他开始向各个部门呼吁:希望能够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保护这座周敦颐在衡阳仅存的遗迹。

  衡阳是湖广重镇,历史悠久,九曲湘江,巍峨衡山,地灵人杰。(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周敦颐成长中最为重要的12年(8岁-20岁)正是在衡阳度过的。尽管周敦颐“爱莲说”创作之地目前尚存争议,但不少人认为,周敦颐之所以能写出如此脍炙人口的作品,与他在衡阳成长历程不无关联。

  现存的柘里村“爱莲堂”,也是周敦颐五世孙、官至南宋端宗朝吏部右侍郎、被文天祥誉为“千古忠义之首”的一代爱国忠臣周洪的出生地,故“爱莲堂”又叫侍郎府。这是历经千年在族人艰难维护中唯一幸存的周敦颐在衡遗址。

  1944年的衡阳保卫战,“爱莲堂”因远离市区,因而得以幸免。但门柱被马啃,门窗毁坏,周边厢房尽毁,仅留下残房三间,其他的全毁于兵火之中,一米五高用条石砌成的房基,皆是宋代基础防潮的佐证。

  2003年,70多岁的柘里村村民周忠雅看着风雨飘摇的“爱莲堂”十分心疼,那时候,他并未意识到文物保护价值及文物保护的重要性,他找到当地有关部门,一位负责人回复周忠雅称,让他找家族及村落的人募集资金,然后再由主管部门出面负责修缮。

  无法得到政府部门的资金支持,周的念头也不得不打消。此后不久,外地的周氏后裔在祭祖时看到这一破败情形,再次找到了周忠雅,提出让他牵头,大家自发募集资金,将祠堂进行全面维修。

  文化水平不高的周忠雅只一味注重了祠堂的坚固性,在重新修缮的过程中,加用了大量的红砖、瓷砖等现代化建筑用材,破坏了“修旧如旧”的文物保护原则。

  周安林说,衡阳是历史文化名城,也是湖湘文化的发祥地,由于衡阳保卫战等特殊原因,衡阳的文物及古建筑基本上被毁灭殆尽,加之战后文物保护意识不强,使衡阳市现存的文物遗迹已为数不多。

  “正因为如此,爱莲堂成为衡阳市文化遗迹的珍宝已是不争事实,他不仅是周敦颐故居,也是周恩来、鲁迅的祖源地,更是一种文化的象征,所以保护爱莲堂已刻不容缓。”周安林告诉《法制周报》记者。

  “爱莲堂”将何去何从?

  经衡阳市文物处原处长郭建衡认定,“爱莲堂”为清代建筑,符合谱载重建于康熙五十九年的记录。同时,“爱莲堂”也是受皇封今唯一幸存纪念周敦颐的祭祠。

  有专家认为,湖湘文化是中华文化一个重要的分支,是三湘大地人才辈出的文化基础。关于其起源,许多人认为其源于周敦颐的濂溪学。清代大学问家王闿运曾作对联“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就点明了湖湘文化与濂溪学的渊源关系。周敦颐的思想对湖湘文化及湖湘后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一个现象是,目前,全国各地均把文化名人纪念性建筑纳入旅游资源开发,增加地方知名度,视作增强软实力的大事来抓。据了解,一些与濂溪文化稍有牵连的地方都在积极筹建和保护濂溪文化遗址。周敦颐的三十五年宦海生涯中,曾历仕湖南、江西、四川、广东四省十三个地方。如今他为官经过之地或后裔生息地均在争建濂溪文化景点,这既是对旅游资源的抢占,也是在争夺名人效应。

  1997年以来,永州道县对濂溪故里风景区进行了修葺。如今,濂溪故里不仅是理学鼻祖濂溪先生的故乡,而且是一个融历史文化与时代气息、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于一体的山岳型风景区。2006年4月,湖南省政府将濂溪故里景区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区,并被永州市有关部门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防教育基地和廉政文化教育基地。

  江西九江市政府高度重视濂溪墓的修复工作,1999年市政府与香港周氏宗亲总会各出10万元,成功修复了围墙、墓冢、护栏、拜台、照壁等;2005年周氏后裔的捐赠和市政府拨款共200余万元,经过两年的努力,成功修复牌楼、门楼、濂溪祠、爱莲堂、泮池、状元桥、57级台阶、4座亭子等建筑,增设了围墙游步道和碑廊等,进一步丰富了景区的文化内涵。2006年濂溪墓被江西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而受皇封今唯一幸存之纪念周敦颐的祭祠“爱莲堂”的命运将充满了无尽变数。

  时至今日,“爱莲堂”只剩下三间残旧的房子,古风貌犹存,一米五高的条石基墙及遍布周围残留的红条沙石,如久经风霜的长者在向人诉说一段深沉悲壮感人的历史。中堂门上高悬共和国开国总理周恩来手书“爱莲堂”横匾,祖堂神位上供奉着周敦颐、鲁迅(周树人)、周恩来的照片。向人们喻示着,这其貌不扬的三间简陋老屋,连接着我国三位世界伟人一脉相袭的血缘关系和文化传承。

  在衡阳市政协第十届三次会议上,民进衡阳市委有工作人员再次提出了请求“保护历史文化名人周敦颐在我市仅存的一处文物遗迹不遭破坏”的提案。

  2010年1月27日,湖南省文物局文物保护处邀请邱安吉、邓洪波二位专家,就“爱莲堂”文物价值认定遗迹保护利用问题进行了现场勘察及深入研讨。

  最后意见认为,1、“周家祠堂”原为民居,体量很小,现存建筑面积仅167平方米,使用面积84平方米,系周氏后人为纪念理学鼻祖周敦颐而盖。该建筑始建年代无考,从残存部位观察,主体建筑系清末复建。2、该祠堂在抗战期间受到过一次大的破坏,2003年,族人集资修缮时,大量使用钢筋水泥、瓷砖等现代材料,建筑原风貌发生根本改变,仅两边的封火墙保留了旧观。3、祠堂所悬挂的周总理题款,摹自他处,与周总理原手迹无直接关联。4、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的判断标准,该建筑不具备定位文物保护单位的物质条件,衡阳市文化、文物管理部门对周家祠堂的原认定意见准确。5、尽管该祠建筑本身不具备作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基本要素,但因周敦颐有某种联系,当地建设部门规划时应充分考虑这一点,如确因建设需要不得不拆除该建筑,建议将其迁建到柘里周姓家族相对集中的新的安置小区。6、当地有关部门、专家应注意做好与周氏族人的沟通、解释工作,使这一有一定特殊意义的建筑有一个科学、合理、各方面满意的安排。

  “爱莲堂”将何去何从?专家的意见似乎已经对其命运有了一个大致的预设。在采访时,不少柘里村的周氏后裔认为,尽管在物质上,湖南省文物局认定“爱莲堂”不具备作为文物保护的基本条件,但“爱莲堂”已成了所有周氏家族后裔的精神支柱,意义同样重大。

  一边是经济发展,城域扩张,一边是民众殷切的期盼与呼吁,如何来平衡两者的关系,圆满地处理好此事,诚如湖南省文物局在报告中所提到的:“应注意做好与周氏族人的沟通、解释工作,使这一有一定特殊意义的建筑有一个科学、合理、各方面满意的安排。”

版权归刘佑平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留言板,E-MAIL:lypboy@ourhappyland.net.
建议使用IE4.0以上和800*600屏幕显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