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四溢尽写香江名句 “鬼才”黄?驾鹤西去(图)
2004-11-25 23:32:17 尹丹丹 晓萍
 
中新社香港十一月二十四日电题    记者尹丹丹 晓萍   “我(左口右地)大家在狮子山下相遇上,总算是欢笑多于唏嘘。……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抛弃区分求共对。……我(左口右地)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这是一首被评为“写给香港”、“最能引起香港人共鸣”的歌曲《狮子山下》的几句歌词,问世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而这些词句的作者,其前后近三十年的创作生涯正如他的歌词,写下无数“不朽香江名句”,博得“词坛宗师”美名。   他,就是有“鬼才”之称的香港资深填词人黄?。今天凌晨,这位被港人列为“香江四大才子”之一的“?叔”,安详地驾鹤西去,留下一生传奇,而多少“香江不朽名句”则成绝响。有评论说,黄?所写的每一首歌,不仅为乐迷留下回忆,更为香港流行文化留下重要的遗产。   黄氏为人,应算得上是中国古人所说的“风流才子”。   他的“才”,最醒目者当属填词。驰骋乐界数十年,作品超过二千首。《上海滩》、《狮子山下》、《射雕英雄传》、《家变》、《笑傲江湖》之《沧海一声笑》、《倩女幽魂》、《万水千山总是情》之同名主题曲及《勇敢的中国人》……许多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最流行的电视剧和电影主题曲歌词均出自他的笔下,那些脍炙人口的词句,道出百万港人的心声。一九九一年,黄?的创作生涯达致辉煌,连获香港乐坛金针奖、最佳唱片监制、最佳作曲、最佳歌词、金曲金奖等九大主要奖项。   黄?的“才”还在于“多才多艺”。他广泛参与广告、音乐、电视和电影以及文化领域其他工作,当过电视节目主持、演过电影、唱过歌。“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金利来,男人的世界”,这些脍炙人口的广告词令人看到黄沾才情的另一面。即便成为词人后,他亦未忘记广告,曾与友人合开广告公司。   黄?还是一位多产作家,多年来一直在各大报章及杂志撰写专栏文章,直到临终前仍依时交稿。他在《东周刊》的最后一篇文章,仍不忘推动广东歌的发展。那本以成人笑话为主、令其获得“不文沾”别号的畅销书《不文集》,更已卖到六十多版。   才子多风流。虽然样貌并不英俊,但黄?洋溢的才气与豪迈的性格,却使他极有“女人缘”,不仅与影艺界众多当红女星关系融洽,而且有过三段被形容为“精采”的感情经历。他的首任妻子是“青梅竹马”的歌星华娃,两人育有二子一女。其后,和香港有名才女林燕妮长达十四年的情感故事,被媒体形容为“刻骨铭心”。与黄?平淡却祥和共渡其生命最后九年的,是他正式迎娶的第二位妻子陈惠敏。   黄?于去年亲口证实二OO一年患上肺癌,并已做过手术和接受化疗,自认已康复。但今年肺癌复发,感染肺炎致病情恶化。上周六出现气促,先送往玛丽医院急救,稍后转往沙田仁安医院抢救,至今晨零时四十六分终告不治,享年六十四岁。其主治医生说,黄氏弥留之际,家人均奉侍在侧,黄氏离去时面容安详,是“安然返回天国”。   据知,当得知患癌后,黄?一直表现冷静,并曾笑言:“终于轮到我啦!这些年来,烟酒过多,睡眠不足,生活不检,迟早到我。”   闻知噩耗,被公认为与黄?“最佳拍档”的著名作曲家顾嘉辉直言“很伤心,很伤痛”,并叹惋“乐坛又少一个人才”。在他眼中,黄沾“对事对物很豁达,对人很忠诚。”   政界高层亦对香港痛失“鬼才”表示惋惜。财政司司长唐英年即对黄沾的逝世感到可惜。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更表示,黄?毕生致力推动音乐文化,有极大的贡献。其积极进取的精神,值得香港人学习。他的离开,是香港一大损失,市民将永远怀念他和他写下的香江名句。   黄?原名黄湛森,于一九四一年生于广东,有八个兄弟姊妹,在家中行六。他早年来港入读喇沙书院,后升读香港大学中文系;一九八三年获香港大学哲学硕士。一九六三年中文系毕业后曾执教鞭,后转到电视台工作,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投身广告创作和填词。   黄?长子黄宇瀚在公布父亲死讯时表示,希望“大家永远记着沾叔的笑声”。而“沧海笑,滔滔两岸潮……苍天笑,纷纷世上滔……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疑疑笑笑”,“磊落志,天地心,倾出挚诚永不悔……笑莫笑,悲莫悲,此刻我乘风远去”,黄氏所填的这些歌词亦正写出了他自己的风骨。